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都市言情  »  步步生莲绿帽改编
步步生莲绿帽改编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吴娃儿荒尔道:“官人时常还要赶回府衙的,如此往来要瞒过本地耳目实属不易,不如”有官人吸弓那些本地粮绅也是好事。那些人晓得他是乔装改扮,打扮他们消息,就绝不会想到在官人之外,还有一路人马,也是乔装打扮,寻他们的把柄。姐姐可以趁此机会,让官人晓得姐姐也是可以帮他大忙的。

唐焰焰双眼一亮,赶紧问道:你是说……咱们也扮成外地粮商,诱蛇舞洞?

吴娃儿微笑颔首道:“正是!

她迟疑了一下道:你我俱是年轻的女子,乔装改扮的功夫又不到家,若是女扮男装出面,马上就要惹人疑心。若是干脆以女儿身份抛头露面,恐怕更加叫人觉得奇怪,这一计“,怕不成。”

吴娃儿蹙眉沉思片刻,说道:此事侧也不难,咱们只消找个人来充作粮商,咱们姐妹扮作他的妻妾从旁指点就是了。

唐焰焰反问道:“这假冒之人使不得外人,咱们身边,可有这样伶俐的人物。

就在这时,张牛儿懒洋洋地走了进来。

唐焰焰和吴娃儿一见他进来,登时双眼一亮,吴娃儿便轻轻俏俏地起身,走过去背着小手,绕着张牛儿慢悠悠地打量起来。

吴娃儿越看越是满意,盈盈地绕着他转了两圈,向唐焰焰回眸一笑:“姐姐,你看此人如何?”

张牛儿愕然道:“夫人,大夫人,你们在说甚么?吴娃儿唔地一声笑,调皮地道:”我们在说,您该更衣了,官人。“

就这样娃娃和焰焰将自己二人装扮成张牛儿的妻妾,打算逛周望叔一把。暗地里帮助自己的夫君。

3人乔装打扮一把,张牛儿天生一脸富贵相。一打扮还真像一个巨富之人。

他以应天府来的大豪商赖老爷的名头开始走访本地有名的大粮绅。不到两天就和大粮绅周望叔成了忘年之交,此人正是杨浩的重点查访对象。娃娃和焰焰自然格外的关注。命令张牛儿尽快取得他的信任,为杨浩破案提供可靠的证据。

“我说赖老弟啊。本来老哥以为老哥家里的八个妻妾已经是人间绝色了。但是一看到伴赖老弟左右的唐夫人和娃娃姑娘才知道老哥那顶多算是美人而已。离绝色差远了。”

周叔望陪着张牛儿游自家的后院,一脸淫笑的看着吴娃儿和唐焰焰说道。眼中的色欲瞎子都看的出来。他也不怕被张牛儿所扮演的赖员外看见。毕竟听张牛儿介绍唐焰焰和吴娃儿只是他的妾而已。现在大宋朝的风气,是妾只是玩物远远不能算是自己妻子。拿来送人玩也是经常的事情。富贵人家互相换妾玩已经快变成一种习俗了。可见当时女子的地位是如何。当然如果是正妻的话周叔望就算在眼馋唐焰焰和吴娃娃也不至于当着假扮他丈夫的张牛儿的面露出这幅摸样。不然非结仇不可。

“呵呵老哥过奖了。老哥的几位妻妾也是人间少有的美人儿,小弟看的也是眼馋的很。再说这两个丫头哪里有老哥说的那么好。张牛儿一手拥着唐焰焰一手抱着娃娃说道。双手偷偷的摸着两个美人儿娇美至极的身躯,这可是杨大人的女人啊。自家的夫人平时哪里有机会这样轻薄,不占便宜简直对不起自己。就算两位夫人怪罪自己就说为了大计演戏而已。想来也不会将自己怎么样。而且还是两位夫人自己提出假扮自己的妻妾的。

“哦。赖老弟也对老哥的八位美人儿有兴趣,那好,老哥就将她们全部送于老弟好了,就换老弟的其中一个妻妾如何,8换1,老哥没有亏待你吧?”周叔望大喜的说道。一副大家同道中人的摸样。搭着张牛儿的肩膀说道。

“这……”张牛儿大惊,这如果真是他的妻妾他是求之不得.一换八啊。但是这可是自己家夫人啊。他哪里敢做主。

“怎么老弟,一个妾而已,哪里比的上咱们兄弟之情,老哥就算你右手边的那个,大家玩玩而已。这总不会舍不得吧。”周叔望一见张牛儿犹豫,顿时像受了侮辱一样的说道。这倒也是,毕竟当时风气是朋友远重于妾,富贵人家更加是如此。朋友向你讨个妾玩玩就不给,也实在是伤人的很。甚至让人怀疑张牛儿是不是真的是大户富贵人家出身,将一个玩物看的比朋友合作伙伴更加的重。

唐焰焰一看不对头,如果因此两人生怨的话,自己帮杨浩的计划不是破产了。

连忙暗暗和吴娃儿商量了起来。“妹妹看来我们今天不牺牲点色相是无法完全取信于他了。不过我又怕这样做对不起官人。这个周叔望真不是东西竟然把本小姐当货物。而且换的还是你,本小姐就那么让人看不上眼吗?”

“姐姐哪里的话,除了官人珍惜我们女人,别的男人都是这样的。所以为了官人我们做任何牺牲都是值得的。难道不是吗?”吴娃儿露出甜美的笑容说道。

她倒不在乎是不是换妾玩,反正她是妓女出身,以前虽然是名义上卖艺不卖身,不过暗地里为了满足一些权贵也不得不以身相侍的。只是这些事情,杨浩自然不知道。而且今天自己所做都是为了官人,想来官人也不会怪自己。所以反而开始劝说唐焰焰。

唐焰焰这个傻大姐一听也是,只要能为官人做好事情,区区的一个身子算什么、以后自己不告诉官人就是了。当下凑到张牛儿耳朵边暗暗的吩咐。张牛儿一听唐焰焰的吩咐,当下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冲动了起来。夫人竟然说自己可以随意处置她们。这可真的老天都在赏赐我张牛儿啊!

当下对一旁生闷气的周叔望道:“周大哥,这是什么话,你老看上这两个贱妾,我怎么好拒绝呢。您是看上了这个是吧。娃儿过来做到石桌上面。”

“是,官人,娃儿一定会侍奉好官人和周老爷的,一脸儿童稚气的小脸的吴娃儿娇声到。一扭一扭的走到石桌边坐下,轻轻的掀起自己碧绿色的裙衣,顿时一双娇小草绿色的绣花线映入两个男人的眼里,慢慢往上看,那双细腻白皙的小腿闪着淫秽的光芒缓慢的打开。

“哦……官人,周老爷来疼爱娃儿吧”娃儿满脸淫欲的摸着自己的大腿根处,脸色通红,眼神挑逗的看着两个男人。她的手在裙子里面抚摸着。弄的玉石一般的大腿儿隐隐现现,嘴里叫春的声音更加是要人老命,张牛儿一见主母当着他的面这样,胯间的鸡巴竟然直接顶破了裤子露出了硕大的一颗乌龟头。看的吴娃儿和唐焰焰一阵心悸。周叔望也不输。一手掀开自己下面的带子,接下衣裳,露出老而不衰的身躯,胯下的怒龙又黑又粗壮。多年吃虎鞭的效果就是如此的。两个男人被吴娃儿挑逗的几乎同时扑过去一人抓着吴娃儿的一只小脚,脱下她的绣花鞋和袜。对着手里的小脚儿就又吻又轻,弄的吴娃儿咯咯直笑。“慢点慢点,官人周老爷,奴家来伺候你们啊。”娃儿一双秀足挣脱两个男人的大手往男人的身下伸去,双腿打开分别在左右两个男人的阳具上面轻轻按摩蠕动。

“哦……舒坦啊。赖老弟的这个小妖精真是让男人送命啊。真羡慕老弟天天可以享受到这种待遇。”周叔望一手握着吴娃儿一只小脚在自己的阳具上上下蠕动说道。其肉棒顿时更加的粗壮。

“哪里……老哥……一人拥八美人才叫幸运。”张牛儿说道。他总不能说自己也是第一次享受夫人的这种待遇吧、

一边受到冷遇的唐焰焰顿时气不过。这两个男人把本姑娘冷落这儿算是上面意思。难道本姑娘就那么差吗。娃儿这个小妖精难怪官人会被她迷去了。

当下美艳的唐打小姐,走上前去。斗气般的说道。“官人和周老爷就知道娃娃的好。对焰焰里都不理。焰焰生气了。哼,看焰焰让你们精尽人亡。”

唐焰焰跪下身子一把抢过吴娃儿白皙的小脚儿下的鸡巴,一看是周叔望的那根,也不介意对方是个老男人,将满是白浆的龟头一口含下。鼓着腮帮子含糊不清的说道:“我才不输给……娃儿。”

周老爷的肉棒被绝色一般的唐焰焰上下吞吐,放在她嘴里的肉棒顿时胀得更厉害,按捺不住掀起焰焰的裙摆,用力一撕,竟然将她一身衣裳撕的粉碎,就余下一个红红的肚兜和性感的小裤子。

另一边张牛儿也将脑袋伸进娃娃的裙子里面,挖开遮住关键部位的赎裤。舌头一伸竟然伸进了那条通道里面。只见里面嫩肉蠕动,和舌头互相交融。

“哦……哦……牛儿官人……要人家啊”吴娃儿抱着张牛儿的头仰天叫道。

“是,夫人。”张牛儿,胖胖的身躯一弹,大嘴封上吴娃儿的樱桃小嘴。清吐被张牛儿的大舌游转追逐,缠绵起来,良久的纠缠,他们彼此使劲的拥抱着对方,死死的纠缠着.

这时,张牛儿吐出了吴娃儿的小嘴翻转身,倒骑在吴娃儿身上,分开花魁娃儿的两条雪白的大腿。将其下体的衣裳撕的稀烂、将头一含便咬住了娃儿胯间露水片片的玉洞,狂吮猛吸起来,大舌头紧紧的纠缠那可爱的小阴蒂。

吴娃儿看见他埋首在自己的小腹下,而自己亦是双腿大开,淫水连连的好不拒绝,摆出一副欲与其交配的摸样。顿时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完了,官人,娃儿对不起你,不过为了你的将来,娃儿就算舍弃了这个肉穴,让其千人插万人干又如何”

张牛儿吞完了那些爱液后,顺势又在一口咬住吴娃儿的小阴蒂,和粉嫩的阴唇,用牙齿轻轻的摆弄,含糊的道:“夫人的肉穴真是嫩啊。看来也没有用过几次”

本来就身体敏感至极的小花魁吴娃儿哪堪如此挑逗,只见她玉脸羞红,娇羞地紧合秀眸,一动不敢动,一双雪白如玉的美腿不知是因羞赧还是因感觉这样将小穴被一个下贱的家奴玩实在太对不起官人了,所以颤抖夹紧。

张牛儿吸够了花魁娃儿的肉洞后,又回过身来、将娃儿的上衣也弄的粉碎,低头张嘴将吴娃儿的右边的大奶子吞入口中,熟练而狂热地亲吻吞吐,他本是妓院的人,这方面自然熟练无比。娃儿两个远超常人平时只属于杨浩的大奶子顿时被咬的红彤彤的一片,两个乳头又大又肿。“哦……哦……”吴娃儿已经情动,此时她才不管眼前的男人是谁,是杨浩还是又臭又胖的张牛儿,小腰往上一挺,将下面一个热气腾腾的粗壮肉棒吞入了身子。张牛儿粗大的肉棒准确无异的分开了美妙的门口进入了花魁娃儿的深处。全根而进。“啊……”吴娃儿发出一声灵魂深处的尖叫,肉穴里一股股水迹毫无保留的泄出。“扑哧,”一声响。巨大的棍子直接顶到了身子骨的最深处。如杨浩平时一般深入子宫。

张牛儿在也忍不住了,也就开始狂野地在吴娃儿火热湿濡的娇小阴道中抽插起来。

"┅┅啊┅┅哎┅┅啊┅┅啊┅┅嗯┅┅请┅哎┅┅啊┅┅进得┅┅好┅┅好深┅┅"在他生猛的抽动、顶入下,吴娃儿桃腮晕红着含羞呻吟,她狂热地在他粗壮的身体下蠕动着柔软雪白的玉体,回应着这个原本是其家仆的阳具在阴道内的抽动顶入。

“哎呀……我……我快死了……嗯……嗯。,。”吴娃儿一双大腿夹着张牛儿的腰身,小屁股上下扭动,张牛儿,死死的忍住射出去的冲动,刚刚将那股冲动憋住,哪里知道身后就两个身体撞上了他后背,顿时他的胯部重重的顶上的娃儿的胯间。龟头一挺,竟然在娃儿为杨浩生儿育女的子宫里亵渎般的喷吐起白浆来。“啊啊啊啊……”娃儿发出一声尖叫,抬头一看原来是撞过来的是唐焰焰和周叔望,只见此时唐焰焰正双手抱着周老爷的脖子,两个不停的拥吻着,打着嘴仗。而其双腿却夹着周老爷的腰身,整个人腾在半空之中。

全身一丝不挂,下体的正使劲的吞吐着一根黑肉棒,两人交合的部位不停的冒出淫荡的白浆。拍拍声不绝于耳。唐焰焰白嫩的屁股上满是手掌印。原来周叔望,一边抱着两片白嫩的屁股抽动一边抽空还在唐打小姐的屁股上拍上几下,场面要多淫秽就有多淫秽。

突然,唐大小姐仰天大叫:“哦……哦……哦……好烫啊。啊。焰焰的肚子被插破了,全射进来了,啊啊……焰焰不能怀孕啊。不然对不起官人……啊啊……你比我唐家的几位哥哥还会玩啊。啊。插进肚子里面了。焰焰要死了“原来周数望正在唐大小姐的子宫里灌注着浓厚的精液。

“小贱货你说什么哥哥的。是什么意思啊?”周叔望射完后在唐焰焰抽搐不已的身子上撞击的说道。“人家在家里的时候,几位哥哥也常和焰焰玩这个嘛。”

唐焰焰被干糊涂了,竟然将和自己兄长乱伦的事情也说了出来。本来那是他们唐家的小秘密。

“好啊,难怪那么淫荡。赖兄,大哥帮你拷问出了,这个淫娃儿的偷自家哥哥的秘密。你还不教训她。”周叔望抽出被唐焰焰的肉穴紧紧夹住的肉棒,一丝没有被子宫完全吸收的精液涌了出来。滴落在地上,张牛儿见此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原来由于两个少女太过美丽迷人,两人刚刚射完竟然又硬了起来。顿时他也将肉棒在吴娃儿的肉穴里面抽出。将吴娃儿抛个周数望接过唐焰焰就上下其手。

这可是杨大人的正妻啊。比玩娃儿夫人更加让这个胖子兴奋不已。这女人平时可没有机会玩到,平时一副高高在上的夫人摸样现在还不是要在自己胯下被自己的肉棒狠狠的抽插。

一发狠,胯下肉棒狠狠的顶进了唐焰焰还是湿漉漉一片的肉穴里面。“哎呀。,死牛儿那么用力。”唐焰焰双被张牛儿扛在肩膀上,全身都使不上力气。双手胡乱滑动的喊道。下体被拍拍拍的直干,本来被周叔望拍的通红的屁股顿时被撞击的更加红了。胸前的两个奶球也是上下晃动。另一边的周叔望也已经骑在了吴娃儿的身上,肉棒深深的插在其双腿之间。将这个童言巨乳的花魁,杨浩第一个爱妾,如同一只小狗一般的用狗儿交合的姿势骑在胯下,每撞击一下就迫使吴娃儿像小狗儿一般向前爬动一步,不一会娃儿已经绕着亭子爬了一圈。身后的周老爷依旧撞击着,将女孩儿身子上白嫩的皮肉撞的一阵抖动,挂下的双乳如同抛物线一般,比唐焰焰抛的还快,几次两个大奶子都撞到自己的小俏鼻上面。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7-12-14更新.